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秋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次教会活动带给我的困惑  

2011-06-09 13:08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住到南加洲后,时不时有人会问我:“你去教会吗?”问我的人有白人也有华人。我自己的朋友中,有虔诚的基督徒, 有不去教堂并且告诉我要慎重对待的无神论者,也有经常去教会但我感觉他们更多是为社交需要的“实用主义者”。我用“无神论”或“实用主义”来形容其实并不准确,但我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来把不同的朋友们描述清楚。

       我和许多来自大陆的朋友一样,从小受着无神论和达尔文进化论的教育,中年之后,很难再去皈依宗教。但这并不妨碍我对虔诚教友的尊重。可是我无法象他们那样,每周参加教会的小组学习,周末去教堂做礼拜听传道。我可能会因为家务、朋友聚会、孩子周末的体育活动等原因或说是借口,总觉得没有时间再去参加更多的活动。我那些不去教会的朋友,说出的理由基本也就是这些。还有两三位朋友提醒我说:“如果你去教会,不要告诉他们你的电话,否则他们很可能总是给你打电话,让你去参加活动,那种热情让你感到压力。”

       我也认识几位每周都去教会的女友,她们不是教徒,但她们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社交渠道。尔湾有三四家华人教会,每逢周末,都有传教讲经活动,然后大家一起吃盒饭,每人交一、两美元,全凭自愿,钱就放到一个小箱子里,没人管的。大人的传教用中文,少年组用英文;有专人看小孩子,领着他们学习圣经故事,做游戏,唱歌。我这几位女友很喜欢去教会,她们觉得自己不太可能再去信基督了,但让孩子听听圣经故事,和其他孩子们玩玩,多学些英文也好,自己也可以在那里认识些朋友,交流点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 还有些朋友则是虔诚的基督徒。我的朋友安就是其中一位。她和她的先生都来自沈阳,年龄在四十三、四岁,是九十年代中期来美国工作的。安告诉我,一开始她也不信,只是偶尔去教会。直到前年金融危机,她失业了,身体也不太好,是教会的朋友们帮她找到了新的工作,并在生活和精神上都给了她很多帮助。她告诉我,她现在的工作很忙,两个孩子还小,常常会觉得疲劳,但在教会中,她会觉得身心非常放松,精神有所寄托,每周去教会听布道、学习圣经,已成了她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她和她的父母经常带我的父亲和婆母去参加教会的聚会、郊游,使我家两位老人在美国的生活不会感到寂寞。安和她的先生、父母实在是非常可亲可敬的一家人。

        让我感到困惑的一次教会活动就是和安一道去参加的。上周,儿子班里另一位华人家长劳拉说周末在她家里有一次圣经研读活动,请我们去参加。劳拉和安不是同一教会的,但因为孩子都在同一个班,在她的热情邀请下,我和安在周末的晚上来到了她住的海景豪宅。那天的客人有十三、四个人,除我们两人外都是劳拉所在教会小组(教会把“小组”称为“团契”)的成员。那天的主题是听一位资深教友讲解《新约--启示录》,主要是对未来的预警,包括对世界末日的预言:接二连三的大灾难,世界向毁灭发展的末日光景。因为时间所限,还没有讲到末日审判,准备放在下一次研读时再进行讲解。这位资深教友向我们解释,在启示录中,已经对世界的末日之象做了详细描述,比如假先知会出来蛊惑人心,大地震、战争瘟疫、物价飞涨。他也提到国内的涨价,也许是为了活跃气氛,他唱起了一首恶搞的歌----《涨声响起来》:

       站在超市的柜台,
  看看啥都涨起来!
  我的心中悲伤又无奈。
  低价东西不在,
  多少价格已更改,
  百姓买不起青菜!
  回想小时的白菜,
  二毛钱买一大袋,
  我的眼泪忍不住掉下来!
  多少高楼在盖,
  多少好车在买,
  我却要勒紧腰带! ------

       他每唱一句,那些教友们就欢笑几声。也许他们觉得这首歌实在搞笑。但我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,相反,我的心中苦涩异常。我在国内的长辈、亲友,他们已经感受到物价增长的压力,尤其是一些老人,他们辛苦了一辈子,到老了,钱却越来越不值钱,这其中的无奈,我如何能用笑声去对待!更让我不理解的是,这些每周去教堂听传教,定期学习圣经的教友们,他们是如何能对此发出阵阵欢笑的?!

        接着,资深教友带领大家复习当天学习的内容,并总结说:“世界末日就要来了,要想得救,只有皈依耶稣。”

       曲终人散,我和安告辞出来,在安的车里,我把我的困惑说给安听。安当时正好离座,只听到笑声,还不知道是为什么。她认真听了我的描述,又听到我说:“我不是基督徒,没有象她们这样学习过圣经,但我有对社会对祖国的关心,对同胞本能的爱,我无法象她们那样对这种情况还能笑得出来。我对她们不满意,也不理解。而且我一直认为,基督教更重要的意义在于传播爱和宽容,而不是为了在末日时得救。”安认真地听着,久久不语。最后她说:“我需要好好想想。但我觉得人有各种各样,我们要尽量去理解和宽容。”我还是不能被说服,又忍不住说:“我觉得宽容是对的,但我从不认为要用宽容掩盖是非。我不喜欢这个小组,以后我不会去参加她们的活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正说着,已到了家,太晚了,不忍再耽误安,她家里还有两个小孩子等着她。我们互道晚安,挥手告别。

        昨天,安给我发来一封邮件,说道:“你提出了很好的一个问题,我需要好好想想才能回答你。实际上,这不只是对我,这对所有基督徒来说,也是一个很好的问题,这提醒我们,我们不能仅止于学习圣经,我们要把其中的精神运用到日常生活中,否则,就没有意义。”我想,她也许会请教她所在教会的牧师、神父,给我以解释。我等待着。

        已是六月了,尔湾的夜晚还是这么凉。我仰望天上的繁星,等待有人能给我以解释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14)| 评论(5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